您的位置: 主页 > 识别人像 >亲情是永不上锁的家曾广志吴沭澔夏学理论亲谈情 >

亲情是永不上锁的家曾广志吴沭澔夏学理论亲谈情


2020-06-16


亲情是永不上锁的家曾广志吴沭澔夏学理论亲谈情亲情是永不上锁的家曾广志吴沭澔夏学理论亲谈情亲情是永不上锁的家曾广志吴沭澔夏学理论亲谈情亲情是永不上锁的家曾广志吴沭澔夏学理论亲谈情亲情是永不上锁的家曾广志吴沭澔夏学理论亲谈情

有一个女儿和母亲大吵一场之后离家出走,自此与母亲不相往来。若干年后,女儿后悔了,她很想回家,可是内心又很挣扎,想回又不敢回。

有一天,她鼓起勇气,决定回家看一看,但是回到家门外,她又犹豫了。她在门外来回踱步,直到家里的灯火都熄了,她才趋向前去,準备试看可否张望到屋内情况,结果,她发现家门竟然没有上锁。她在心底嘀咕着:“妈妈为何这幺不小心,竟然连门都没有关上”,接着,她轻手轻脚的推开家门,走入熟悉的客厅,再走进妈妈的房间。

看着沉睡中的母亲,她内心痛疚万分,于是,她轻握母亲的手,小声的说:“妈,对不起,我回来了。”突然,她感觉到她握着的手反握回她,接着,母亲从睡梦中弹跳起来,拉着她的手说:“女儿,真是妳吗?妳真回来了?”

母女俩就这样紧紧的拥抱了好一会,然后,女儿提起家门没有上锁的事情,而母亲的一番话更是让女儿泪崩。母亲说:“从妳离家的那一天起,我就不曾把家门上锁,就怕哪一天妳回来进不了家门。”

台湾亲子教育创意大师夏学理教授在叙述这对母女的故事后说,社会上其实不需要再多一个类似“家门从此不上锁”的回忆录。

“‘对不起’、‘我爱你’并不是很难说出口的字句,但在现实生活中,却又往往难以启齿,即便是血浓于水的家人,很多人终会碍于各种原因,最终都没有说出口,然后抱憾终生。”

他指出,亲情是世界上比生死更为重要的一份情缘,人们必须以最真实的自己去面对自己和家人,并在需要或应该的时刻勇敢的说出“对不起”,而我们也得相信家人一定会原谅我们。

说“对不起”并不难

“每一个人都会有情绪,我们和家人可以吵架,但过后要快速的鼓起勇气向他们说对不起。只要你愿意说对不起,心里就不会筑起城墙,也不会到了躺下的那一刻才来后悔莫及。”

他说,人活着是要值得被人家回忆的,若你不想很快的被人遗忘,那就要改变,并勇敢的向家人说对不起,家人也必会原谅你。

“‘对不起’这3个字并不是那幺难说的,当你说了这3个字,接下来的一切话其实可以不用说了,因这3个字就涵盖了很多话,所以,你与家人的关係,就取决于你的选择。家人是最亲近的人,而每个人的时间有限,所以,每个人都必须学习‘聆听’自己内心最深处、最真实的一面,然后作出不后悔的选择。”

他指出,一个人若掌握不到自己与家人的关係,那何妨握着家人的手,或是自己双手互握,然后阖上双眼,慢慢的回想自己的第一个家。

“你在回忆里先从客厅走到厨房,再走到卧室,你看着熟悉的布置,亲近的人,然后回想起过去的快乐、吵闹、伤痛,你自然就会懂得如何选择。在作出选择之后,你还得趁着来得及的时候,赶紧的告诉家人,你很爱他们,你的心里一直有他们,且你心里的家门从来不上锁。

夏学理是在孝恩30週年温馨呈献“家门从来不上锁”焦点对话会上,与医生作家曾广志及时尚营养师兼亲子作家吴沭澔分享他们对亲情的看法。

曾广志——做好自己关係昇华

医生作家曾广志认为,亲情是一个人的生命中的第一个关係,而第一个关係会影响一个人的生命,也会启发一个人的生命,父母用他们自以为是为孩子好的方式来爱孩子,孩子却未必需要全盘接受,但孩子也必须做好自己,只有做好自己,他们与父母的关係自然能够昇华。

身为家中最小的孩子,曾广志并没有获得“孻仔拉心肝”的待遇。曾父是忙碌的生意人,事业高峰时期,曾拥有一家员工达800人的工厂,曾母则是一名尽责的教师。

曾广志对上的姐姐年长他7岁,而备感受忽略的他从小就超爱“演”,因为在他的感觉中,只有“特别”、“与众不同”,才会引起父母的关注,可是在他一再突出自己的同时,他也是一个超惹同学们“厌恶”的对象,而他也就在这种不知觉自己“惹人厌”的状态中长成。

曾广志说,他是一直到长大,从医学转去修读生死学之后,才领悟到“眼见的未必是真相”的道理。“其实,父母都很疼爱我,只是他们用他们认为是为我好的方式来爱我。

眼见的未必是真相

“从他们不惜从南到北的陪我到处演讲,到我在台湾读大学时,母亲一年有3个月时间特地到台湾照顾我,到2005年跟着我一起定居澳洲,这一切都体现着父母对我的关爱,只是当时我年纪小,只以眼睛去观察所看到的,所以无法体会到父母的内心。”

他说,现在回想起来才发现,今日的他其实也就是他以前和家人的关係所造就出来的。

“因为叛逆、不听话,父母说东,我偏往西走的个性,我才会在父亲极力反对下,一意孤行的放弃当医生,并转去学习生死学。我与父母的关係坚定了我要做自己,而也因为我活出自己,我与父母才有了今日的关係。”

曾广志与母亲在澳洲一起生活了12年,父亲则在怡保生活。虽然父亲不说,但他知道父亲一直以他为荣。

“父亲老了,脚步蹒跚了,我回来的那天就去安老院看他,在我走的那一刻,他就一直挥手目送我。他没有说什幺,但我知道他是爱我的。”

曾广志说,每个人与家人、父母的关係是一门很深的学问,尤其是这一代的年轻人,既要在自己和家人、父母之间衡量轻重,又想要做自己,但又怕父母不高兴,往往左右为难,不懂如何抉择。

“就像我当时,若是乖乖听话去当医生,家人会很高兴,他们也以为我会很快乐,医生呀!那是人人羡慕的专业呢。可是,我可以肯定的是,我不会快乐。所以,先做好自己,搞好自己和自己的关係,忠于自己,反省自己,自己与家人或父母的关係也才会有水到渠成的那一天。”

吴沭澔——母不幸福摧毁童年

亲子作家吴沭澔指自己是在孤独中长大。来自太平甘文丁的他,幼时的住家是亚答木板屋。

“我母亲是在15岁那年才从中国福建来到马来西亚,并在认识父亲半年后就结婚。母亲原本一心想着结了婚就能摆脱贫困,但当时父亲一家已是家道中落,所以,母亲婚后,还是得日夜不停的忙,忙着料理家务、照顾孩子,还要‘侍候’不时到来‘蹭饭吃’的亲友。”

生活的压力,也让父母的感情很快的掩埋在柴米油盐中,他们几乎天天吵架,大事小事都可以大吵一轮,而身为幼子的吴沭澔也往往成为父母,特别是母亲的出气筒,母亲若有怨气、怒气,遭殃的就是他。

环境把母亲推到边缘

求学时候,吴沭澔一直生活在一个被否定的环境中。不管他多努力,考试成绩多好,都无法得到母亲的认同,她总是一盘冷水倒头浇下来,就这样,吴沭澔放弃了努力,他开始躲避家人,总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因为只有躲起来和避开母亲,他才觉得最安全。

吴沭澔是在一次看到母亲写给外公的家书后,才对母亲的性格和脾气有所体谅。母亲原来一直在缺乏爱的环境里长大,外公、外婆在母亲出世后就到南洋找生计,母亲自己在中国生活了15年,好不容易来到马来西亚,却已无法融入家庭生活,遂想嫁人以改善自己的生活,但却又事与愿违。

吴沭澔说,他知道是环境把母亲推到边缘,所以,他可以体谅母亲,但他同时也恨母亲如此对待他,因此,他总是很纠结。

无法大摆婚宴愧对父亲

和母亲关係欠佳的吴沭澔对父亲也有着许多歉意。他说,他曾因为在结婚时只给了父亲5桌酒席,以便他宴请自身亲友一事而内疚了8年。

“我知道父亲爱热闹,而儿子结婚对他来说是大事,但我当时被人骗了一大笔钱,在经济情况不允许下,我无法满足父亲大事宴请亲友的愿望,结果,父子俩的关係一度为此闹僵。我当时选择不说明原因,是因为自我作祟,父亲是一直到我的着作《我的恶魔小公主》出版后,才从中了解我当时的苦衷,他过后还责怪我当时为何不说出来。”

他说,他与家人过去都是以这种“保持安全距离”的模式相处。“我觉得与家人相处是一门很难的学问,你努力去学习幽默,希望搏他们一笑,但他们不见得领情。”

过去成就现在的他

“他们只是希望我好好读书,将来出社会时能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他们一直要把这个方程式输入我的脑袋,可是,这不是我想要的,所以我变成了叛逆的孩子,所以,我就躲避他们,并变得孤单。”

不过,他坦言,他也是因为嚐过孤单的滋味,才会有今日在社会求存的力量,而他个人的才华也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被逼出来。

“今天的我是当时的环境所造就,而我选择亲子创作为志业,也是因为我想‘重蹈覆辙’。我认为,我们之前的原生活是如何的并不重要,当我们有了本身的原生活时,我们就能把它扭转过来,过我们想过的生活。”

至于他的父母则在看到他努力走出自己后,已逐步认同他,而他也更有勇气面对过去的创痛,且更勇敢的面对未来。

“我自认对父母做了很多,也陪伴了他们很多,我将在未来两个月离开大马,到成都定居,毕竟现在是时候由哥哥和姐姐来分担照顾和陪伴父母的任务了。”

夏学理——以同理心教育孩子

对于下一代的教育,夏学理认为,父母必须改变思维,不能只是要求孩子这样做、那样做,自己却没有站在孩子的“角度”去了解孩子的世界。

 

他说,很多父母都会要求孩子吃饭不可以滑手机,要快快吃饱做功课,这是他的父母以前对他的要求。

 

“当时,我对这感到非常不满,但当我当了孩子的父母时,我又在不知不觉中走回老路。因此,为人父母者应站在孩子的角度,用同理心去了解孩子,两代的关係才可能更为密切。”

 

此外,对于科技通讯发达蚕食亲情的说法,曾广志则不表认同。他说,只要运用得当,手机通讯绝对是一个可以促进关係的工具。

 

“就像我在澳洲黄金海岸、姐姐在黄金海岸的另一端,哥哥在马来西亚怡保时,跟我一起住的母亲每天都会在群组内提及她面对的事情或提出询问,我们看了自然就会回覆,彼此的沟通和话题也都多了,因此,既便是大家在不同的角落,但彼此并没有疏离感。”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