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安全玩家 >不追问的勇气:不是每个沉默,都需要出口 >

不追问的勇气:不是每个沉默,都需要出口


2020-06-14


「你怎幺了?有什幺事可以跟我说啊……,闷在心里面多难受!」妳看他心情很差的样子,想要分担一点他的烦恼,可是妳越问,他越是不说。

「没什幺啦,吃饭吧。」冷漠像是一巴掌打来,妳觉得好心被雷劈,为什幺你那幺努力经营感情,他却总不领情?

其实,有些时候我们要试着接受对方「不愿意被安慰」或者是「还没有準备好被安慰」的情形。在这种状况下,如果妳「强制要安慰他」,就和强暴没什幺两样,他会不断抵抗,还会搞得两败俱伤。

而且很弔诡的是,有些时候如果妳愿意让他有一些「不说」的空间,只是静静地陪他身边,一段时间之后,他反而就「其实阿……」愿意自己说出一些故事了。人嘛,总是喜欢做对,所以当妳顺着他的状况,他就会觉得妳跟他是一国的。

陪伴的三个秘诀

当他开始愿意谈起自己的故事时,妳可以利用下面这三个方式来陪伴他。

1.用「什幺」取代「为什幺」

心理学的研究发现,一个人难过的时候,如果问「为什幺会发生这种事?」、「为什幺你不早一点跟他说?」等等句子,他可能会越听越难过,因为这些「为什幺」(why)会让他一直去反刍(rumination)那个难过的事情发生的原因。相反地,如果妳问他「当时发生了什幺?」、「他这样说的时候,你的感觉是什幺?」,这些「什幺」(what)的句子,则可以让他回到当初的情景、甚至回到当下,而不会被情绪给困住。

不过,有2个状况例外,一种是事情已经过了一段时间、有一点时空距离,他可以比较客观来看这件事情的时候[1, 2],问为什幺反而有助于他去釐清来龙去脉;另外一种是,他原先就喜欢理性的讨论,而且他本来就不容易陷入情绪当中,那幺这个「为什幺」的讨论也会有帮助。

2.用「我」或「我们」取代「你」

研究发现,伴侣的对话当中使用更多的「我们」,表示他们愿意和对方连结在一起,他们的关係也会比较好[3-6];而当一个人用比较多的「我」的时候,有些时候就是在表达自己的一些情绪和感受,甚至是脆弱的部分,而当妳愿意表达自己的脆弱,对方通常也会愿意说出他的一些感受,2人也会更加紧密。不过,那些「你」开头的句子,大多是责骂、怪罪、批评等等[7, 8],所以在安慰对方的时候尽量避免使用。不过,说这些并不是要妳在陪伴他的时候每一个字都很小心翼翼的谨慎不要说错,只是做一个重要的提醒:陪伴最重要的是连结与表达情绪,不是责怪与给建议[9]。只要妳怀抱着这样的「中心德目」来陪伴他,自然而然就会说出符合上面规则的话。

3.用「他需要的」取代「妳想给的」

有些时候,他只是需要静一静、好好吃顿饭、甚至是妳帮她完成一部分的工作,不是上面这些什幺聆听、安慰、同理情绪等等——儘管妳很想要给他。

就像文章一开头的例子,当对方不想讨论的时候,不断地逼问反而会给他更多的压力,一方面要面对自己的问题,另外一方面又要面对不告诉妳的罪恶感。所以,一个很重要的区分是,当妳试图要用某种方式来安慰、陪伴他的时候,妳可以想一想妳所做的这件事情,究竟是的需要,还是他的需要?妳甚至可以直接的问他「妳希望我可以怎幺帮忙妳?」或者「我现在可以做点什幺?」,用他所习惯的方式来陪伴他。

而当妳一直不断想要再问点什幺的时候,请先让自己停下来问自己另外一个重要的问题:现在这个不断追问的自己,究竟是真正在帮她的忙,还是只是想要化解自己内心的焦虑?或者,是不是有某一种不安,正在默默的操控两人之间的关係?

尊重每一个人的步调

回到一开始的故事,我一直相信每一个人都有他自己情绪起伏的曲线。那些他还不想说、还没準备好要说、或者还没有打算跟妳说的事情,如果能够给予一个「允许不说」的空间,那幺这样的一种宽广,反而能够让他感觉到妳的体贴,也能让两个人的关係可以更靠近一点。

延伸阅读

1.         Kross, E. and O. Ayduk, Making meaning out of negative experiences by self-distancing. Current Directions in Psychological Science, 2011. 20(3): p. 187-191.

2.         Kross, E., O. Ayduk, and W. Mischel, When asking "why" does not hurt - Distinguishing rumination from reflective processing of negative emotions. Psychological Science, 2005. 16(9): p. 709-715.

3.         Gardner, W.L., S. Gabriel, and A.Y. Lee, "I" Value Freedom, but "We" Value Relationships: Self-Construal Priming Mirrors Cultural Differences in Judgment. Psychological Science, 1999. 10(4): p. 321-326.

4.         Gottman, J.M. and R.W. Levenson, What predicts change in marital interaction over time? A study of alternative models. Family Process, 1999. 38(2): p. 143-158.

5.         Karremans, J.C. and P.A.M. Van Lange, The role of forgiveness in shifting from "Me" to "We". Self and Identity, 2008. 7(1): p. 75-88.

6.         Gardner, W.L., S. Gabriel, and L. Hochschild, When you and I are "we," you are not threatening: The role of self-expansion in social comparison.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2002. 82(2): p. 239-251.

7.         Simmons, R.A., D.L. Chambless, and P.C. Gordon, How do hostile and emotionally overinvolved relatives view relationships?: What relatives' pronoun use tells us. Family Process, 2008. 47(3): p. 405-419.

8.         Slatcher, R.B. and J.W. Pennebaker, How do I love thee? Let me count the words: The social effects of expressive writing. Psychological Science, 2006. 17(8): p. 660-664.

9.         Walker, V., 安慰的艺术. 2014, 台湾: 商周出版

海苔熊

 不追问的勇气:不是每个沉默,都需要出口

>>看更多本周HOT ISSUE【你快乐所以我快乐?】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