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安全玩家 >亲情是一种天性 >

亲情是一种天性


2020-06-16


说到亲情,我们最先想到的是孝顺,「百善孝为先」也是人们耳熟能详的。但是,孝顺为何那幺重要呢?让我们设法在儒家的思想里找一些根据。

宰我是孔子门下言语科第一名的学生,他很特别,一方面他非常聪明,口才特别好,同时他在《论语》中前后至少出现四次,都受到孔子的教训。我们最熟悉也最深刻的是,宰我白天睡觉的段落。宰予昼寝。子曰:「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杇也。于予与何诛?」子曰:「始吾于人也,听其言而信其行。今吾于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于予与改是。」(《论语‧公冶长第十》)宰予白天睡觉,孔子很不高兴,他说,「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圬也。」为什幺用这幺严厉的话来批评学生呢?是因为这个学生口才特别好。孔子后面接着说,我以前听到别人说的话,就相信他会做。现在开始听到别人说的话,我会先观察他的行为,我是因为宰我才开始改变的。其实白天睡觉本来不是什幺严重的事,但因为古代没有电灯,只能用油灯或者其他的照明设备,一般人没有什幺能力来负,所以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除非你生病,否则白天没有理由睡觉。

虽然如此,宰我对于孔子的教学能反省,而不是全盘接受,教这种学生是很有挑战性的。父母过世应该守丧三年,三年是指满二十五个月,但是宰我认为太长了,不太合理。他的理由非常精采,也非常完整,他从两方面思考:第一,三年太久了,「君子三年不为礼,礼必坏;三年不为乐,乐必崩。」(《论语‧阳货》)我们现在说文化的瓦解就是礼坏乐崩,宰我把它和三年之丧连在一起。你让一个小孩子学钢琴了,二十五个月没有练习,他弹起来肯定是不太理想,所以三年对于人文世界的挑战太长了,不应该那幺久。第二,他提到自然世界,「旧穀既没,新穀既升,钻燧改火,期可已矣。」古人钻木取火,一年四季用四种木头来钻;山东省的穀物是一年收成一次,一年是一个週期循环。宰我的质疑兼顾了人文世界(礼与乐)与自然世界(穀与火)双方面的条件,可说是相当周全,因此他说三年之丧太长了,一年就够了。

孔子碰到这样的学生也会尊重,不能以权威来开除他。但是,这个问题很难讨论,因为社会上的伦理规範有时候是长期形成的,至于订定的时空背景很难说得清楚。三年不行礼乐真的会忘记吗?有些人也许十年也不会忘,有些人恐怕三个月就忘了,很难有个客观的标準。稻米一年收成一次,但台湾也有一年收成三次的,週期的循环又变成相对的了,所以孔子不跟他讨论这些细节。孔子了解全盘的道理,立刻转移焦点,因为伦理规範不是礼教吃人,是为了满足人内心情感的需求,有这样的情感,才需要那样的表现来配合。孔子问宰我:「食夫稻,衣夫锦,于女安乎?」守丧未满三年,就吃白米饭,穿锦缎衣,你心里安不安?孔子把焦点转向是否心安理得?他当然希望宰我说:「恐怕不安吧!」或是说:「我再想一想。」没想到宰我喜欢辩论,对老师也毫不客气。

这本来是好的事情,像亚里斯多德就曾说:「吾爱吾师,吾尤爱真理。」他认为柏拉图的理想国无法实现,而亚理斯多德很重视现实世界,且是亚历山大大帝的老师。唐朝韩愈也说:「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虽然孔子希望宰我能再继续请教他,偏偏宰我听到老师问心安与否?他直接说:「安。」于是,孔子以难得严厉的语气说:「女安,则为之!夫君子之居丧,食旨不甘,闻乐不乐,居处不安,故不为也。今女安,则为之!」孔子认为君子居丧的时候,吃好东西不觉得好吃,听好听的音乐不觉得好听,住舒服的地方不觉得舒服,所以才愿意守三年之丧。宰我看到老师如此生气,立刻离开教室。宰我离开教室后,孔子对留下来的学生说:「予之不仁也!子生三年,然后免于父母之怀。夫三年之丧,天下之通丧也;予也,有三年之爱于其父母乎?」一个小孩子生下来,三岁才能离开父母的怀抱,这是一个客观的事实,但是古时候男主外,女主内,而孔子居然观察那幺细腻,所以儒家的哲学,是建立在客观的经验上,并非闭门造车。

美国有个案例,一个医院发现他们收留的弃婴个个都目光呆滞,面无表情,只有一个例外。这个孩子见人就笑,其实他的表现算正常,却在那样的环境中显得突出。医生跟护理师都受过科学训练,就装上录影机,二十四小时监视。一週后,他们发现答案。原来每天下班前,医院的清洁妇人扫地收垃圾时,经过这个小男孩旁边,就逗他玩半个小时。所以,每天有人关心半小时,就使这个小孩超越别人,一个人如果没有父母长辈的关係,不可能顺利成长。美国人到现在才透过研究得到如此心得,而孔子早就说过:小孩子生下来长至三岁,才可以离开父母的怀抱,这叫作「洞见」,哲学家的伟大就在这里。

美国另一所医院也收容弃婴。他们想做一个简单的实验,就把小孩分成两组。第一组孩子每天由固定的护理师照顾,每天都看到同一张脸;第二组孩子每天换人照顾,每天看到的都是不同的脸。半年下来,第一组孩子的智商发展,超过第二组孩子达一倍以上。所以人能够正常成长,上学念书没有问题,真是需要安全感。有安全感的人,不觉得害怕,潜能得以不断发展。所以,如果不是是宰我向老师挑战,我们就没有机会见到孔子的说明。我们从这里所得到的心得是:伦理是指人与人之间相处的规则,如君臣,父子、夫妇、兄弟、朋友之间,在相处上都有规则。伦理规範则是基于内心的情感,我们有这样的情感,才需要这样的规定。譬如,见到老师要鞠躬,但前提是我内心对老师有真感情,如果没有,我的鞠躬就是被迫的。情感最好出于自然,外面的规範就可以配合。「百善孝为先」,为什幺我们对父母的情感特别深呢?因为每个人都有幼儿依赖期。人是万物之灵,但人类的孩子却是最脆弱的。一只斑马生下来三十分钟内就能跑,牠跑不动的话,狮子、野狗一来,自然就被淘汰了。人类的孩子生下来大概要三年左右才能离开父母的怀抱,所以有生物中最长的幼儿依赖期。所以,人类在幼儿依赖期生理上的需求,导致心理上对父母亲有最亲密的互动和关怀的情感,这就是孟子说的「人之所不学而能者,其良能也;所不虑而知者,其良知也。孩提之童无不知爱其亲者,及其长也,无不知敬其兄也。(《孟子‧尽心上》)我们基于生理上的需求,造成心理上的情感,以致于我们看到父母快乐时,自己也会快乐,因此,孝顺就是希望父母永远快乐,而不是勉强,不是有人教的。但是,人很健忘,所以才会有「养儿方知父母恩」的说法。我常思考一句话:「我们与子女一起成长,与父母一起成熟。」我们透过孩子的成长,恢复对自己成长过程的记忆。看到父母年纪大,慢慢衰老了,需要我们的照顾,也想到我们的将来。人的生命要源远流长,就需要子女和父母连贯起来,成为一个生命之流。所以儒家讲孝顺绝不是教条,而是有根据的,从人的生理、心理到伦理连接起来。

摘自《傅佩荣‧经典讲座──孔子》

亲情是一种天性

Photo:CiaoHo, CC Licensed.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