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移动引领 >不追求卓越不行 是谁要我做人生胜利组? >

不追求卓越不行 是谁要我做人生胜利组?


2020-06-14


不追求卓越不行 是谁要我做人生胜利组? 畏惧考试——「追求卓越」会使人害怕测验考试,害怕纵然努力仍会失手。([email protected]) 不追求卓越不行 是谁要我做人生胜利组? prev next

「追求卓越」是香港社会普遍认同的社会价值观,时刻提醒我们要努力求进、不断向前,但「卓越」的指标,往往被简化为不同层次的排名,例如经济自由度、城市竞争力,又或者国际机场、本地大学的世界排名,都成为被高度重视的社会指标。这种鼓励努力争先、着重排名的意识形态,也深深影响着社会中不同的制度,以及香港人日常的生活抉择,甚至对己对人的价值判断。

■个案

按名次派成绩表 上学惶恐焦虑

以下是笔者在教学时,以及专为缺课及辍学学童开设的家庭为本实务计划中,看过的一些实例。

美仪是我在实务计划中遇见的家长,在反思香港社会强调比较、追求排名的价值观时,分享了她的个人经历。她从小就是名校的高材生,每年都是全级第一,大学时以一级荣誉毕业。然而在她记忆中,学习生活是充满压力且终日惶恐。

最可怕的是中学阶段,学校为标榜对成绩优异学生的讚赏,同时鞭策成绩未如理想的学生,会按成绩排名派发成绩表;校内试如是,公开试成绩也如是。她每一次都为自己会否保不住第一位而焦虑,害怕会被公开宣布她退步了、落后了,焦虑得几乎要逃避出席公开会考。从辅导的经验得知,美仪所读的中学按名次派发成绩表等做法,并非单一例子。

独佔鳌头领袖生 「感谢」文凭试一跌

志聪是我在教学时遇到的学生,他在高中三年间一直在全级独佔鳌头,并获老师委任为领袖生,这为他带来荣耀、自信和喜悦。为保持这卓越感和荣耀,他将成绩接近的同学视为竞争对手,时刻警醒自己不要被超前。对他来说从第一跌到第二或第三,是很失败很丢脸的事。然而,他却在文凭试失手,自信和荣耀感消失殆尽。跌过、痛过,抱着自我怀疑和反思,他终于迂迴地透过非联招成为中文大学的学生。

回首从前,他庆幸有文凭试的一跌,让他重整人生观,对他而言,能够出类拔萃仍是非常有满足感的事情,但今天的他多了一份踏实,既能努力向前,也能享受平凡,为自己经历过的一切感到自豪。

承受不了…… 从小塘大鱼变成大塘小鱼

美仪和志聪都是「追求卓越」社会中的生还者,这种强调比较、标榜卓越、贬斥平庸的价值观和制度,使不少学生的精神健康崩塌。另一个案的主角心惠,中三时发愤用功,一跃而上成为精英分子;中四时入读精英班,离开了原本的好友,新的同班同学却是互相比併的竞争对手。她发现自己从小塘的大鱼变成大塘的小鱼,卓越不再,虽然加倍努力、狂做练习,但仍落后于人;同时又因学业问题,与父母关係变得日益紧张。抗拒上学的情绪浮现,争战了好几个月,累积的焦虑终于使她瘫痪,再也无法强迫自己上学。无奈地被标籤上「拒学」、「恐学」等「污名」,她为了避开被归类为问题学生的不快与羞愧,和逃避强迫上学的要求和规劝,断绝了与老师、同学、亲人,甚至父母的接触。心惠的情况,在参与我的实务计划的学生之中甚为普遍。

重新理解何谓「卓越」

美仪、志聪和心惠的情况,让我想到「卓越」若被理解为超越同侪/别人,那「卓越」就只会沦为竞争下胜利者才有的成果,而非个人的自我超越,也没有对自我的努力作出肯定和欣赏。今天社会以竞争胜利才等于「卓越」的理解,是否真的对我们生命有益?与人关係是否健康?实在值得我们深思。

我的实务计划的其中一个介入重点,是和学生、家长们作出以上的反思。不少学生和家长告诉我,这样的反思使他们重获新生。允祈是其中一个的例子,「追求卓越」使他面对测验考试,以至功课的评核时,都会因焦虑而瘫痪,害怕纵然努力仍会失手。在反思的过程中,他整理出另一个对「成功」和「卓越」的理解——正因有失手的可能,仍坚持参与测验考试和面对功课的评核,本身便是一种难得的勇气和卓越,而且是不会因成绩高低而被抹杀的成功。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