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移动引领 >亲情电影《老大人》:如何让老人与儿孙,不再有流不完的泪水? >

亲情电影《老大人》:如何让老人与儿孙,不再有流不完的泪水?


2020-06-16


《老大人》号称是「今年最催泪的亲情电影」,特映会进场时,还发送一份小礼物:手帕,但是直到电影散场,我都没有用上这条手帕。不是电影不感人,而是我一直在想,《老大人》的电影情节,如果在真实世界上演,要如何让老人与儿孙,不要再有流不完的泪水?

《老大人》里的金茂爷爷(小戽斗饰演),平日独居在偏乡平溪的老厝。儿子阿正(喜翔饰演)与女儿玉珍(黄嘉千饰演)都早已各自离乡成家。金茂爷爷原本过的是种菜、养鸡的田园日子,生活完全可以自理。而后由于胃病与摔伤,不断的需要儿女紧急返乡,接去都市就医、陪病、照顾,一连串的长照难题开始浮现,让儿女应接不暇,争吵也不断上演。金茂爷爷不想成为儿孙的负担,最后选择提早结束生命。这让我想起另一部电影:《顺云》,主要照顾者小女儿,也是做出同样的选择。

这两部长照议题的电影,不管是「被照顾者」,或是「主照顾者」,结局竟然相同。长照的结局一定是悲情的吗?人生的剧本能否有不同的写法?真实世界里,其实有千千万万个自尊心强的「金茂爷爷」,也有千千万万个无奈的「阿正」与「玉珍」,他们要怎幺做,才能改写家族的悲伤命运?

要懂得寻找长照资源

金茂爷爷的照顾重任,都是儿女亲自上阵,当儿女都无力承担时,只好送去养老院。其实家人有多种照顾选择,首先是申请社福性质的长照居家照顾服务。影片里,金茂爷爷经常是酱菜、稀饭对付一餐,很多老人因此埋下胃病的病灶。如果老人符合申请长照条件,居家服务员(以下简称居服员)可以到府备餐、协助沐浴等服务。

金茂爷爷如果能获得妥善的膳食照顾,降低紧急就医频率,儿子阿正也不会因为分身乏术,而无奈的把老爸送去养老院。懂得整合各种长照资源,长照与悲情,并不必然是画上等号。

要用心经营邻里关係

金茂爷爷胃痛发作,胃药又已吃完,于是打电话给阿正。儿子赶回老家,劈头就问,「怎幺不叫救护车啦」。老爸也是臭着脸回答,「叫你回来一趟,怎幺这幺不情愿?」金茂爷爷不理解的是,儿子也正在应付工作上的突发状况。这也让我们省思,老后紧急就医,只能急call儿女吗?儿女如果无法立刻分身,又该怎幺办?

我们看到电影里的金茂爷爷,当葬仪社询问,仰药自尽的A邻居,是否有家属时?金茂爷爷沉默不语;当胃痛发作,B邻居关心询问时,也是不予回应。显然影片中的金茂爷爷个性孤僻,当有紧急状况时,只能召唤远在都市里的儿子。

长照危机更重的日本,很早就提醒国民,长照虽有四种倚靠:自助(自立支援)、互助(邻里志工)、共助(社会福利)、公助(社会救济)。但是倚靠有先后顺序,要先自助、互助,而后才是共助、公助。老后住在偏乡,更要有的自觉是:远亲不如近邻,近邻甚至比血亲更能倚靠。居服员虽然能「陪同就医」,但也仅限于固定的服务时段之内。临时性的紧急就医,如果能请近在眼前的好邻居伸出援手,先陪同送到医院急诊,远在天边的儿女(如果有的话),就有机会获得一些缓冲时间,比较不会因为左支右绌而焦头烂额。

要减轻两代之间相处的无形压力

影片里的金茂爷爷去拍大头照,照相师说,「欧里桑,要拍照啰,笑一个」,金茂爷爷板着一张脸说,「是要笑甚幺?」金茂爷爷对于儿女,都是不苟言笑,甚至粗声粗气。只有看到孙子,才会展露欢颜,金茂爷爷其实是很多老人的缩影。

但是老人们往往忽略了,第二代才会是第一线的照顾者,第三代通常是旁观者。

金茂爷爷接二连三的出状况,压力最大的儿子不禁反弹,「我是人,我也会累耶」。曾经抵押房子、亲身照顾过中风母亲的儿子,面临第二个长照重担又上了肩头,我想观众们都能理解阿正情绪的失控,但是严肃的老父亲不能理解。金茂爷爷认为,女儿是泼出去的水,就算要搬去台北住,也要住到儿子家。但是能否如愿,往往不是儿子说了算,还要媳妇点头才行。

问题是,金茂爷爷与儿子的互动始终紧绷,对媳妇当然也不会有好脸色。加上媳妇为了分担家计,担任职业保母,已经忙于照顾两个奶娃儿,金茂爷爷不要说是长住了,连小住也立刻遭受反弹。电影的其中一幕,是阿正把金茂爷爷送去养老院,当阿正硬下心肠,甩开金茂爷爷的手转身离去,回程路上泪流满面时,我想很多观众也是泫然欲泣。

身为人子的阿正,内心其实相当纠结与不忍。后来阿正跟妹妹玉珍说,已经打算退休返乡,把老爸从养老院接回老家同住,只是没料到,这一天也是金茂爷爷人生的最后一天了。这个来不及实现的人生规划,相信让所有的观众,都感到无限唏嘘。三代同堂,其实是最理想的长照模式,却也是最难以实现的模式。亲子关係、两代相处产生的无形压力,往往是其中的重要癥结。

饰演金茂爷爷的小戽斗,在特映会后说,「老大人、孩子性」,也就是说,很多老人都是忽冷忽热,家人要能懂得包容。但是「包容」二字,知易行难。很多人生上半场没有妥善处理的癥结,到了变老变弱时,只会更加难解、甚至是无解。

要谨慎处理老人的忧郁情绪亲情电影《老大人》:如何让老人与儿孙,不再有流不完的泪水?

金茂爷爷在亡妻墓前说,「走到这个坎站,要怎幺做,我心里也知道」。台语的「坎站」,是指重要的人生转折点,从这段独白可以知道,金茂爷爷这时已经有了短念。先是兄妹俩为了是否送老爸去养老院而争吵,接着是孙子婉拒爷爷给的「娶某本」,都让金茂爷爷认为自己已经失去被需要的价值。最后是得知养老院月费要三万元,不忍儿子长期揹上二胎房贷。都让金茂爷爷认为,提早结束生命的选择,才是最好的选择。

我有一位朋友的老父亲,住院好几个月,光看护费与病房费就烧了几十万元,老父亲跟看护透露,不想拖累家人。我听到这段转述后提醒朋友,不要轻忽大意。后来父子深夜长谈,儿子最后让父亲了解,「最好的选择,其实是最糟的选择。不想拖累儿孙,反而会让儿孙一生拖累。如果爱我们,就不要让我们终身痛苦」。后来老父亲积极配合手术,积极遵照医嘱,终于康复出院。朋友跟我说,老爸现在又有人生目标了,就是要等着喝长孙的喜酒。

我想这部电影的任务,应该不只是要催泪,导演洪伯豪也在一场网路直播中说,「希望能让观众早一点思考,如何能让生命更圆满」。就像是金茂爷爷的菜园,最后是人走茶凉、一片荒芜?还是家族和乐共耕锄的田园诗歌?都要早一点思考。

延伸阅读电影《顺云》的启示:命运没有亏待,可惜我们总是百般刁难老人特有的自在:谈工作、春梦,也谈死亡的《布拉格练习曲》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