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移动引领 >亲情的缺席与转化 >

亲情的缺席与转化


2020-06-16


亲情的缺席与转化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James Emery

问个问题:有几个黄易武侠小说的主角,有交代原生家庭的背景?

答案是,除了燕飞以外,其他几乎都付之阙如。传鹰、浪翻云、风行烈、戚长征、韩柏、寇仲、徐子陵、龙鹰。不是只字未提,就是可有可无。这些英雄们似乎总是无父无母、无权无势的孤儿,倏地横空出世,最后或名扬天下,或破碎虚空。

这让黄易小说和过去名家相比,有了一个很大的特色。没有了亲情,就少了一个过去许多武侠小说推动剧情的要素,就是不共戴天的父母之仇,尤其是杀父之仇。所谓武侠小说的主角,通常父亲不得不死,而且还要死的极惨。

父母之仇有多普遍?以金庸小说为例,《碧血剑》袁承志之父袁崇焕被崇祯、皇太极害死;《雪山飞狐》和《飞狐外传》,胡斐之父胡一刀被苗人凤、田归农、阎基环环相扣害死;《射鵰英雄传》郭靖父亲郭啸天被完颜洪烈、段天德害死,母亲间接被铁木真害死;《神鵰侠侣》杨过父亲杨康被黄蓉设计而死《倚天屠龙记》张无忌父母在天下英雄前被逼自尽;《白马啸西风》李文秀父母被马贼杀死;《天龙八部》里头父亲身份与仇恨更是扑朔迷离;《笑傲江湖》令狐沖总算没有杀父之仇,但林平之有;总算到了《鹿鼎记》,韦小宝没有父亲,杀父之仇改为形同父亲的陈永华。

家恨,是金庸最常设定的主角动机,接着再从家恨延伸到国仇,有的再参杂进师仇,于是金庸主角几乎个个苦大仇深,与反派势不两立。不像黄易主角总和对手惺惺相惜、眉来眼去。

杀父之仇有多好用?温瑞安唯一接近写完的大长篇《神州奇侠》,萧秋水也有杀父之仇;晚近孙晓的《英雄志》,两大阵营杨肃观与秦仲海,依然各自从血缘里带来不解之仇。

金庸私淑莎士比亚,对《哈姆雷特》到《罗密欧与茱丽叶》这种最通俗、最具张力的要素当然得心应手,乐此不疲。

但是黄易的角色,通常没有父母、没有家、没有国,也没有国仇家恨。故事便在无痛体验下进行。主角在乎的人不是不会死,但是力道和情感却难以强烈到让人咬牙切齿,至死方休。如厉若海、白素香之于风行烈;封寒、水柔晶之于戚长征;傅君婥、素素之于寇仲、徐子陵。虽然似乎描写得十分着力,但是黄易小说,少有心碎的时刻。

大多数时候,都是热热闹闹、新鲜有趣。不是「爽透哩」、「一世人,两兄弟」,不然就是「韩柏大什幺」,实在很难严肃深沉起来。

所以偶尔要复仇时,也是拖泥带水、不乾不脆。从对香玉山糊里糊涂的各种「惩罚」,到最后决战宇文化及,温吞又沉闷,实在让人痛不起来,也痛快不起来,这是黄易小说让我觉得有点无趣的部分之一。

我并不是说黄易必须赋予主角很大的仇恨,相反地,我认为这种轻鬆感,是黄易摆脱前人桎梏,再创新局的重要努力。只是既然没有那幺强烈的家国背景,其实就不用再给予复仇那幺多的戏份,而黄易似乎在越晚近的作品里,就越少这些篇幅,我认为这是好事。

阅读黄易是快乐的,那种随兴所为的感觉是黄易极为重要的魅力。亲情的缺席,也带来仇恨的缺席,这样一来空岀了很大的自由空间,因为原生家庭的情感,用更随性的方式转化了,这些轻鬆桥段之下埋藏的深情,才是我在阅读黄易小说时,真正动容的时刻。

我想,我们都肯定会喜欢这些桥段、这些角色:当杜伏威对寇仲说:「由此刻开始,我与唐室再无任何关係。若李世民杀死我的仲儿,我杜伏威必拚死为你报仇,因为寇仲是我杜某人的儿子。」

当厉若海在决战庞斑前捨命挽救风行烈、当戚长征认乾罗为义父、封寒为师、当胖公公不顾一切迴护龙鹰、当鲁妙子喝骂寇仲、徐子陵,以及,当寇仲和徐子陵在杨公宝藏看见「高丽罗剎女曾到此地」之时。

这时候,我们就知道,他们虽然没有父母,但也不需要父母,这样很好。

更多黄易经典作品、创作时间表与丰富整理,请见:翻开,你就是英雄!



上一篇:
下一篇: